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解斋主的博客

安静的土壤里会长生出成熟的果实

 
 
 

日志

 
 

由“雄性北极熊捕食同类幼崽”事件想到的  

2016-03-04 00:16: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名:作为灵魂和身体的统一体的"人"
豆瓣评分:分(3人评价)
博主评价:
未评价很差较差还行推荐力荐
来自豆瓣读书资源
        据中国青年网2月26日消息,因气候变暖造成食物短缺,北极熊残忍捕食幼崽。全文如下:
        中国日报网2月26日电(高琳琳)据英国《每日邮报》26日报道,《国家地理》杂志研究员在一次极地考察中捕捉到了一组令人不寒而栗的镜头:一头雄性北极熊猎杀同类幼崽,并残忍地将其吃掉。
  这段视频是2015年夏天在加拿大东北部巴芬岛上拍摄的。从视频中可以看到,尽管母熊试图保护自己的孩子,但是雄性北极熊还是在瞬间就将幼崽撕碎,而伤心欲绝的熊妈妈为了保命只能先逃走。
  据了解,像视频中出现的这样同类相食的现象其实并不罕见。而气候变化所导致的食物短缺,则会使这类现象的发生越来越频繁。北极熊的确会捕食同类幼崽,但很少有人亲眼见到。
  《国家地理》杂志表示,在夏末和秋季,当海豹离开陆地返回海洋之后,北极熊会以幼崽为食。气候变化导致北极变暖,冰山融化,在捕食平台逐渐减少的情况下,北极熊越来越难找到食物。因此,北极熊可能就会选择捕食幼崽这种极端的方法来获得食物。
       诚如文章所说,这消息确实有点让人不寒而栗。为什么呢?其中至少有三个方面的原因。第一个方面,是同类相食。同类相食在动物界有,但不多。如爬行纲里的少数毒蛇,还有昆虫纲里的个别物种,如螳螂,蜘蛛等。狮子有时候也同类相食,但目的似乎不是食,而是出于生殖繁衍的本能。这类同类相食的现象会使人很不舒服,但这种不舒服可以通过改换视角来获得某种改善,你只要反复告诫自己,知道它们是动物就行了。不过动物当中的大多数同类是不相食的,尤其是形体比较大的动物,所以理解动物,我们采取视角往往都是人的视角,所谓虎毒不食子,仿佛动物和人都有一样的感情似的,看待北极熊捕食幼崽取的就是这样一个视角,所以,我们会感到很是震惊。
       第二个方面,是环境的恶化会导致北极熊同类相食现象的发生变得越来越频繁。消息说北极熊的确有同类相食的现象,但人很少看到,而未来由于环境的恶化,这种现象的发生将会越来越频繁。这就意味着一个结果,一个必然而无奈的结果,这个结果就是这个物种的最终消亡。假如生命都是进化的,而进化的法则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那倒也罢了。问题是,北极熊生存环境的恶化并不是上天的选择,而是人类的作为。面对北极变暖,冰山融化的困境,假如伟大的人类对此束手无策,而自然又无可依靠,那么,北极熊的命运岂不是注定要成为一个悲剧了吗?未来本是一种希望和寄托,而如今却成了绝望和虚空。北极熊的命运如此,南极的生物怎样,大地上的所有生物又复如何?这样想下去,心里发冷,浑身战栗也就很自然了。
       第三,由此我们想到了人类自身的命运。我们每个人活着,都相信未来的美好。但人类的未来果真如我们每个人想象的那么美好吗?假如人不能脱离环境而生存,而环境又一天天的被我们破坏着,我们的命运是否会落到北极熊的境地?这个问题可能很多人没有想到也不会去想。人会吃人吗?人会同类相食吗?作为拷问,这两个问题放到当代背景下的大多数人面前可能会被视作无聊和可笑。但我要说,假如有人感到无聊和可笑,那么,他本身就是无聊和可笑的。人会吃人,人会同类相食,这有历史可证。这里先请大家看一个史实:
       黄巢素宠楷,悲惜之,乃悉众攻陈州……贼围陈郡三百日,关东仍岁无耕稼,人饿倚墙壁间,贼俘人而食,日杀数千。贼有舂磨砦(读如营寨之寨,营垒),为巨碓(舂米谷的器具,读如对)数百,生纳人于臼碎之,合骨而食,其流毒若是。中华书局,《旧唐书·列传第一百五十下》第5397页)
       黄巢是唐代农民起义的领袖。黄巢的先锋孟楷攻打陈州,被陈州刺史赵犨生擒并斩首,黄巢一向宠爱孟楷,孟楷被杀,他非常痛惜,于是集中兵力攻打陈州,将陈州围攻了三百天,接下来就有了一个人吃人的血腥记载。黄巢在军营中搭建了一个叫舂磨砦的营垒,里面放有石臼和几百个巨型舂谷器,他把人带活放进石臼中,舂碎了连骨头一起供军队食用。这是何等的残忍何等的血腥啊。这一事实,和平时代,现代背景,确实是难以想象的。 
       或许有人会说,这起吃人事件,有黄巢为孟楷复仇的性质,并不能说明人在饥饿的困境中一定会吃人。对于这一点,我们一方面要提醒读者注意“关东仍岁(仍岁,连年)无耕稼,人饿倚墙壁间。”的历史背景,另一方面,不妨例举一个更能说明问题的例子,这个例子写在清代大文学家纪昀的笔记里,大家不妨来看:
       景城西偏,有数荒冢,将平矣。小时过之,老仆施祥指曰:“是即周某子孙,以一善延三世者也。”盖前明崇祯末,河南、山东大旱蝗,草根木皮皆尽,乃以人为粮,官吏弗能禁。妇女幼孩,反接鬻于市,谓之菜人。屠者买去,如刳(读如苦,杀)羊豕。
       周氏之祖,自东昌(府名,在今山东省聊城县)商贩归,至肆午餐。屠者曰:“肉尽,请少待。”俄见曳二女子入厨下,呼曰:“客待久,可先取一蹄来!”急出止之,闻长号一声,则一女已生断右臂,宛转地上;一女战栗无人色。见周,并哀呼,一求速死,一求救。周恻然心动,并出资赎之。一无生理,急刺其心死;一携归,因无子,纳为妾。竟生一男,右臂有红丝,自腋下绕肩胛,宛然断臂女也。后传三世乃绝。皆言周本无子,此三世乃一善所延云。(纪昀《阅微草堂笔记·菜人》)
       我们都知道笔记是小说,但小说从来都是现实的反映而非脱离现实的杜撰,崇祯末年是乱世,但这里所描写的并不是兵荒马乱中军队吃人,而是一个商人吃人,不是在军营里吃,而是在饭店里吃,不是偷偷地吃,而是把人作为菜人放到市场上去买卖后公开吃。这个吃人事件的背景是什么呢?故事里说得很明白:“河南、山东大旱蝗,草根木皮皆尽”,是草根树皮都吃完了,然后“乃以人为粮”。人真的到了什么都不能吃的时候,你能料定人不会吃人么?
       环境遭到破坏,其灾难性的后果确实是令人不寒而栗的。记得三十年前的水,那是随处都可直接饮用的水,从小沟到大河,从大河到大江可谓无不如此。现在不同了,现在的水,无论是小沟还是大河,无论是大河还是大江,还有谁再敢去直接取来饮用呢?没有水喝是不可想象的,我很钦佩公益广告中关于一滴泪的警示。如果我们随心所欲地糟蹋和滥用水资源,最后一滴水肯定将是人自己的眼泪。同样,如果我们始终把环保作为一种意识而不化为每一天的行动,最后一顿饭,谁也不能保证它将不是一个人。
       人类是伟大的,我们有理由相信人类的智慧,但人类同时又是渺小的,因为人类很难克服自身的弱点。在环保问题上不存在危言耸听的恐吓,北极熊捕食幼崽,我们没有理由把它当做一个关于熊的甚至是动物的消息看,因为它所指向的其实就是我们人本身。在这个意义上,我真诚地请读者谅解我上面关于吃人的那几句文字。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