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解斋主的博客

安静的土壤里会长生出成熟的果实

 
 
 

日志

 
 

韩愈的“钩玄提要”  

2015-09-24 11:27: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名:方法
豆瓣评分:分(7人评价)
博主评价:
未评价很差较差还行推荐力荐
来自豆瓣读书资源
        韩愈在《进学解》里谈他的读书方法是“钩玄提要”,随手翻看《韩愈文选》,读了他两篇读书笔记,还真的有点吃惊。
       其一是《读荀子》。《荀子》是大书(共有三十二篇),《读荀子》是大题目,而韩愈却写得非常短:
       始吾读孟轲书,然后知孔子之道尊,圣人之道易行,王易王,霸易霸也。以为孔子之徒没,尊圣人者,孟氏而已。晚得扬雄书,益尊信孟氏,因雄书而孟氏益尊,则雄者亦圣人之徒欤!
       圣人之道,不传于世。周之衰,好事者各以其说干时君,纷纷藉藉相乱,六经与百家之说错杂,然老师大儒犹在。火于秦,黄、老于汉,其存而醇者,孟轲氏而止耳,扬雄氏而止耳。及得荀氏书,于是又知有荀氏者也,考其辞时若不粹,要其归与孔子异者鲜矣,抑犹在轲、雄之间乎?
       孔子删诗书,笔削春秋,合于道者著之,离于道者黜去之,故诗书春秋无疵。余欲削荀氏之不合者,附于圣人之籍,亦孔子之志欤!孟氏,醇乎醇者也,荀与扬,大醇而小疵。
        韩愈是拼尽全力维护儒学正统的,他在《进学解》里巧妙地借学生之口,说自己对儒学的贡献是:“ 补苴罅漏,张皇幽眇,寻坠绪之茫茫,独旁搜而远绍。”用我们现在的话说就是,他认为自己弥补了后世儒学的缺漏,发扬光大了其精深微妙的义理。独自广泛搜求、遥为承接,寻找到了渺茫失落的古圣人之道。从内容上看,《读荀子》就是这样一种性质的工作。怎么看《荀子》?就是看荀子和孔子的区分。他思路非常明晰,一是看文辞(也就是语意),一是看指归(也就是思想体系)。“考其辞时若不粹,要其归与孔子异者鲜矣,抑犹在轲、雄之间乎?”经过深入细致的研究,他认为《荀子》一书,文辞不够精粹,思想内容与孔子有异的现象是很少的,要排位子,荀子应该排在孟轲和杨雄之间。韩愈认为,孔子死后,圣人之道经历了春秋战国时期与百家之说错杂,秦时遭到焚烧毁灭以及汉代受到黄老思想的冲击等几个不同的阶段,能够将其保存而基本不变的后世只有孟轲和扬雄,而处在孟轲和扬雄之间的就是荀子,但三者又不完全一样,孟轲阐发保存圣人之道是“醇乎醇者也”,而荀子与扬雄则是大醇而小疵”。接下来韩愈的想法是削去荀子文章中不合圣人之道的部分,然后把它放在圣人的典籍里(削荀氏之不合者,附于圣人之籍)。完结这项补漏发扬的工作,韩愈自觉其功至伟,文末他颇为自得地表示,他的这一工作与孔子笔削春秋是可以相提并论的。
       原以为他要做长篇大论的,没有想到他就这么收结了,而且收结得如此刚健锐利,霸气十足。我想,假如要让我来读《荀子》,我真不知道要怎么个读法呢。但再一想,他这样的一种读法,岂是常人能轻易做到的?要看出《荀子》书中不纯的地方,不能将孔子儒家的思想做一个宏观而精深的把握能行吗?能做这样的把握而不能分清主次、深刻领会《荀子》的精神内核能行吗?显然不行。钩玄提要,要的是宏观的视野,深刻的观照,严格的分辨,不会读书或读书不多、积累不厚、视野不宽者,想要进入这样的境界,无疑是不可想象的。
       另一篇是《读墨子》,原文更短,照录如下:
       儒讥墨以上同、兼爱、上贤、明鬼。而孔子畏大人,居是邦不非其大夫。《春秋》讥专臣,不上同哉?孔子泛爱亲仁,以博施济众为圣,不兼爱哉?孔子贤贤,以四科进褒弟子,疾殁世而名不称,不上贤哉?孔子祭如在,讥祭如不祭者,曰:“我祭则受福。”不明鬼哉?
       儒墨同是尧舜,同非桀纣,同修身正心以治天下国家,奚不相悦如是哉?余以为辩生于末学,各务售其师之说,非二师之道本然也。
       孔子必用墨子,墨子必用孔子,不相用不足为孔、墨。
        “上同”是《墨子》一书中的篇名,下面“兼爱”、“尚贤”、“明鬼”等都是。这些篇名代表了墨子的主张,可以先行做一点解释。所谓“上同”就是墨子所说的“上之所是,必皆是之,所非,毕皆非之。”也就是人民必须和君主保持思想认识上的高度一致。“兼爱”,就是主张爱要平等,没有对人对己和亲疏厚薄的分别。“尚贤”,就是尊尚贤能,用我们现在的话说就是尊重知识尊重人才。“明鬼”,是墨子试图证明鬼神的存在,且鬼神能“赏贤而禁暴”。也代表了墨子的主张。
        文章有三小节,开头一节针对儒者讥诮墨家这四个方面的主张而提出一系列重大论据,证明孔子儒学在这些方面其实跟墨子并无二致。论据确凿有力(均来自《论语》《礼记》),并且用的多是反问句子,语气坚定不移。第二小节是分析分歧产生的原因。为什么儒墨会有这么大、这么多的分歧?韩愈认为根源就在于那些“末学”。所谓“末学”,就是对学问未能做全面、深入研究,一知半解,只停留在末节表面的一些人。韩愈认为,意见分歧就是由这些人造成的(辩生于末学)。这些人不能全面深入的研究学问,缺乏眼界,又想致力推行一门一派的主张,于是分歧论争就形成了。这一看法表现了韩愈敏锐的学术眼光和高度的学术自信。
        第三小节是结论。 “孔子必用墨子,墨子必用孔子,不相用不足为孔、墨。”韩愈认为,孔、墨有多方面的一致,应该相互为用才是。他甚至从反面说,如果不能相互为用,那么儒学就不能成为儒学,而墨家同样不成其为墨家。韩愈毕生捍卫孔子儒学,这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说法,似乎是在拉关系套近乎,很有把墨家拉来结盟的意思。这与他在《原道》中把墨子和佛老同等看待并加以排斥,在《答孟简书》里推崇孟子排斥杨墨功劳不在舜下,不免自相矛盾。后世道学家们据此讥他思想驳杂不纯,这一点可以进一步讨论,但就读书方法而言,却完全可以归结到他“钩玄提要”的法门上来。如前所述,“钩玄提要”不仅要有全局的眼光也要有具体的分辨,全局的眼光巩固着坚守和坚持,具体的分辨则促成了兼收和融通。就韩愈的这两篇读书笔记来看,如果说《读荀子》一文采取的是同中求异方法,那么这篇《读墨子》采用的则是异中求同的方法。同中求异可以“削荀氏之不合者”,还儒家正统的本来面目;异中求同可以兼通博采发扬光大儒家的学说。韩愈的这两篇文章,不能不说是很具体地说明了这一点。其实排斥和吸取的关系,不是一个绝对对立的关系,说到底它是一个辩证统一的关系。举一个不怎么恰当的例子来说,马克思的唯物论和黑格尔的唯心论是不同的,而马克思的唯物论之所以被称作辩证唯物论,其中辩证法思想正是从黑格尔哲学里面吸取的来的。不同而加以分辨,相同而加以肯定,反映的不仅仅是一种胸襟,更重要的是一种眼界。眼里看不清,胸襟再博大也是难以接受和吸纳的。
       读书要做到“钩玄提要”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方法是达到目的的途径,但方法的使用却不是没有前提的。作为方法,教学过程中讲清楚内涵是一件事,讲清楚运用方法所需要的条件是另一件事。这一点其实非常重要,否则,对学生来说,所谓方法,充其量不过是一个空洞的概念罢了。(初稿)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