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解斋主的博客

安静的土壤里会长生出成熟的果实

 
 
 

日志

 
 

香樟树下抽烟管的老者(细读自己的灵魂之一)  

2015-05-23 17:29: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我第三次看到他了,六七十的年纪,淡灰色的粗布衣服,黑瘦,矮小,光头,刮青的胡须,自重的神色。他卷曲着身子,一手抱着膝盖,坐在一棵不算小的香樟树下,一支长长的烟管斜戳在地上,烟嘴就靠在嘴边,静静的,——手边似乎放着一台小小的收音机。
       这是一处临河的广场。广场的南面是一条长达四五公里的林荫马路,不过并不宽,很少有汽车,也很少有行人,晚饭后市民沿河边跑步,这里才开始有了人气。北面便是河,河面很宽,至今仍有大船来往。河道并不太直,从马路到河边,这段算最宽,所以就成了广场。晚上,一些中老年人集中在那里跳舞,这段可以算作河边最热闹的地方。他所坐的位置在广场西南侧的路边。
       当我来到的时候,暮色已经上来了,但灯影下这个熟悉的身影却使我眼睛一亮,他天天晚上来吗?为什么不拣一个水泥墩什么的坐呢?这根长长的旱烟烟管所代表的时代早已消失,他来自哪里?很快,关于这位老人的一系列问题及其答案便在我的头脑里开始编写。
       是的,这是一个憨厚的老人。他不善把自己融入人群,这从他跟广场中人群的距离可以看出。这是一段不即不离的距离,不即,可以避开人们集中的视线,不离,可以分享那份来自人群的热闹。
    他很自卑。他带着烟管,因为这长长的烟管可以自重;他自知做不到大方地站在人群的中间,他觉得这样坐着才是一种最为自然安稳的姿态,既不会发生尴尬,也无须在尴尬中调整。
       他很孤独。他用袖珍收音机来消磨那些寂寞的时光,可是一台收音机又怎么能担当起这样的重任?他来到了人群,试图替收音机减压,可是这一点怎么能够叫别人知道?所以他仍旧把收音机带在身边。
       他甚至有些伪饰。既然来到了人群那就应该坦荡,可他却怀着种种的防范和戒备。想到这,我不自主地把眼光移向旁边。广场的人们在尽情地跳舞,尽管有人跟不上节奏,姿势也不够耐看,但他们都表现出了足够的自信,他们根本不担心同伴和看客的笑话。往来散步或跑步的人们也都是彻底的放松,散步的悠然自得,跑步的一心一意,每个人都在享受着生命的自适,而他却不能做到。
       他白天会干什么呢?我想。假如他的憨厚是出于一种天生的淳朴,假如他的自卑是因于他的能力不足以维持基本的生存,又假如他的孤独是因为他的无依无靠,那么,他要做拥有做人的尊严,那是多么的不容易啊。
       一阵风从北面的河面吹来,凉得像初秋似的,我楞了一下,忽然很觉得有点不安。明天晚上,不知道他还会不会独自一人坐在这香樟树下。也许他会带来一个很小的孩子,像一些年老的爷爷奶奶,或许他会将这长长的烟管暂时放在家里,拿着一支烟,邀来一个年龄相仿的老人,边抽边谈。
       握一支长长的烟管,穿一身水洗得有点发白的粗布衣裳,剃光了头发,刮干了胡须,一个老人,一个只在人群边上静坐的老人。脑海里,仿佛这是一尊早已存有的雕像。“圣人者,常人而肯安心者也。”罗近溪的,明代的一位思想家,不记得在哪里读到的了,只记得当时并没有用心思去记,此刻忽然跳了出来。
       是的, 明天遇到他,如果仍旧在这香樟树下,我一定得跟他聊聊。
  评论这张
 
阅读(2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