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解斋主的博客

安静的土壤里会长生出成熟的果实

 
 
 

日志

 
 

瞎操心  

2015-01-25 15:50:32|  分类: 教育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名:内心
豆瓣评分:8.7分(30人评价)
博主评价:
未评价很差较差还行推荐力荐
来自豆瓣读书资源
       为和自己不相干的事情操心,或者为和自己相干但做尽努力都不可能如愿的事情操心,这类情况,我想大概可以叫做瞎操心了。瞎操心的人经常忧心忡忡,唉声叹气,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所以我特别不喜欢。但今天终于轮到我自己不喜欢自己了。说出来不知道读者能不能同仇敌忾?倘若能够,我一觉醒,情绪就会转过来,重新变得喜气洋洋了。所以我真希望把事情的原委说一说,好让大家一起来讨嫌我。
       说这事和自己无关,那是就现在说,在过去,其实还是有关的。事情是这样的,我负责编辑学校文学社的杂志《平原草》已经有多年了,编辑之余,经常想到要将应届毕业的一些学生的优秀作品整理出来正式出版,原因是好多习作真的是写得太好了,出版了可以很好的保存,这无论是对学生、对老师还是对学校,都是一件极有意义的事;从激发写作热情、形成良好的校园写作氛围、全面提升写作教学的质量这一角度看,正式出版也有其不可多得的价值和意义。为了实现这一想法,2013年的年底,在征得学校同意的情况下,我和李坤林老师组织大家着手做编辑梳理的工作,经过大家好几次的筛选,最后选定了22万字,书名定为《青春的风》。为保证出版质量,书稿交给江苏教育出版社之后,从学校到出版社之间经过了前后四次的来回往返,到2014年5月,终于变成一捆捆的成品送到了我们手中了。说句实在话,为学生和学校做这样一项工作,虽说南师大附中,南京市十三中等多个名校是早就开始了,算不得什么了不起的事,但在我,却真的感到前所未有的欣喜。我知道,这本书的出版,作为学校教学成果的一项内容是其次的事,学生们拿到自己撰写的书,看到自己的名字印写在书中,在母校学习的这段记忆将变得更加美好,将来的人生之路很可能会因此而走得更加踏实,更加宽畅辉煌,这才是最主要的。我建议学校将来每年出一本,以激发后面一届又一届学生,让他们以高涨的热情投入到课外写作中去,形成写作激励的良性循环,学校很是赞赏。想到几年、甚至几十年之后学校的教育前景,而我所倡议并实施的这项工作又算得上是“开山”之作,欣喜之外,又有一点私心的满足,说得低俗一点,也就是个人的那点“成就感”。所以,自从《青春的风》出版之后,我就开始着手考虑出版第二辑的工作了。作为一个工作了几十年的老教师,我正做着我的“教育梦”。这是我要说的所谓的“原委”,但紧接着,我的梦似乎有些破残了。
       学期初,我因为调动工作,不得不忙我必须忙的事,但学校没有告诉我《平原草》的编辑工作接下去由谁去做,我无从转交,因为我一向把这项工作看做是我教学工作的重要部分,所以我边忙手头的事情,边抽空来编辑下半学期的3期(《平原草》是双月刊,一学年总共出6期),现在6期快编完了,我便想着去学校做交接,也算是有始有终的意思。没想到刚进校门,就遇到了学校的一位中层,一见面,他就笑着跟我打招呼,并告诉我说校长昨晚表扬了我,我说我已经离开了学校,本学期没有为学校做什么事,校长怎么表扬我。他就告诉我,表扬是昨晚校行政会上的事,会上说到《平原草》的编辑及《青春的风》一书的出版,校长高度肯定了我的工作,说我开了一个好头,接下来应该继续做下去。我问安排了谁做,他说具体当时没有说,要知道到底是谁接手,这要问分管的副校长。说话间,可巧的分管校长出来了,我便拦下了问。我说按去年的时间安排,如果《青春的风》第二辑要在2015年5月出书,那现在就要跟出版社联系,否则时间上很可能来不及。他告诉我,第二辑学校不准备放出版社出了,因为放出版社出费用太高,以内部资料的方式印,费用会省一点。我一听急了,忙跟他算账。完了,我说:“做内部资料印其实并不省多少,关键是内部资料跟正式出版的档次不一样,档次不一样,对学生的影响就不一样,而对学生的影响不一样,价值就不一样,所以关键不在于钱,而在于发生的实际效用,产生的实际效果。”副校长一听,似乎觉得我说的有道理,就问我这帐有没有跟校长算过,我说:“我去年就跟他算过,他今年变卦,是不是把我去年的话忘了?”他说:“那是很有可能的事,最好跟他讲一讲去。”
       我知道我话讲得急了一点,也讲得直了一点。但在以往,我是绝对不把这样的对话看得有什么不妥的,因为首先我年龄比校长大,年龄在我看来是一块牌子,我可以凭着这样一块牌子跟校长讲话,提自己的主张;第二是分管校长在行政上是校长的下级,讲话有顾忌,我一个普通教师,再说年龄又大了,虽说也受校长的管理,但我的顾忌要少得多,或者说简直没有也行;第三,也是最根本的一点,我担任编辑工作是校长的安排,校长安排你做工作,你怎样做,就自然要向校长请示。所以我提建议是分内事,要讲话,当然是我去讲最合适。可是现在就不同了,现在我不再做编辑的工作了,不再做编辑的工作,又调离了岗位,再要去讲话,这不是真有些“瞎操心”了吗?
       写到这里,也许有人要怪我小心眼。其实我心眼不小,原因是分管校长是我的领导,更是我最要好的朋友和同事,他尊重我,知道我的为人,他让我跟校长去讲,是了解我一向的做派,他不是知道讲话有风险而有意让我一个人去担当,这是我所深知的,所以我不怪他的随意,相反倒要肯定他的自然真诚。但我这个人怪就怪在明知是自己不应该管的是偏要去管,明知是自己管了以后效果如何是一个未知数却坚信一定会有效果,我真的是恨透了自己。
       学校无小事,这句话我一直记着,因为我知道,学校是实施教育的地方。现在虽说离开了学校,离开了三尺讲台,但我的工作性质并没有变,我仍在进行着我的教育工作,在许多事情上,我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而今天这事窝在心里老觉得难受,莫非是因为我的教育自觉?且慢,先贤不是说过“苟利国家生死以”的话吗,以一言而利教育,既不为名,也不为利,既用不到生死相搏,也无损于一名一利,我明天为什么不选一个时间跟校长讲一讲去,让他今年继续把书稿交给江苏教育出版社呢?再说跟一个开明的校长提一个建设性的建议,他怎么会不“择善而从之?是的,说不定他真的把我过去跟他算的经济账给忘了,及时提个醒,他应该是能够听取我的意见的,事情如愿了(说办妥了也行),得一个“瞎操心”的恶名也没有什么不合算的。
                                (今天是2015年1月25日,星期日,不能打扰他的休息,明天是星期一,正好。)
                                                                                                                            
  评论这张
 
阅读(248)|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