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解斋主的博客

安静的土壤里会长生出成熟的果实

 
 
 

日志

 
 

《唐诗宋词选读》二 题  

2011-10-25 23:10:11|  分类: 教材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教学过程中,发现《唐诗宋词选读》里有几联唐人的诗句比较难以理解,集体备课时也多所争议,本文想发表一点个人的看法,以期和同行们共同探讨。

        一、云霞出海曙,梅柳渡江春。

        这是杜审言《和晋陵陆丞早春游望》一诗的颔联,这一联的理解难点是“梅柳渡江春”一句,“梅柳渡江”,这“梅柳”是从江北“渡”来江南,还是从江南渡去江北呢?

        近人俞陛云的看法是从江南渡去江北。其《诗境浅说》谓:“此诗为游览之体,实写当时景物,而中四句“出”字、“渡”字、“催”字、“转”字,用字之妙,可谓诗眼,春光自江南而北,用‘渡’字尤精确。”但这一看法却有明显的费解处:杜审言大约在武则天永昌元年前后在江阴县任职,而陆丞时任晋陵县丞,二人属同郡(时常州、江阴均属江南东道毗陵郡)邻县同僚(见课文注释),陆丞“早春游望”原诗虽不可知,但依情论理,二人都在江南,所写决然不应是江北中原之景,和诗写“当时景物”,怎可能不写江南,倒写江北?从思路看,诗人入手以“独有宦游人,偏惊物候新”两句领起,“云霞”两句紧承而来,写所“惊”之“物候”,着眼点显然应放在江南早春景象上,因为这样写,才能写出诗人作为游子对江南早春景色的独特感受,从而表现他倦游思乡的思想感情。当然,写江南之景,也未必一定要直接写江南,通过写江北的来写江南,也可以是一条途径,但此联第一句写眼前之景,第二句忽然转写江南的梅柳渡江而去,江北也一片春意盎然,不仅显得飘忽太过,而且也没有这个必要。总体看,俞氏的理解很让人感到诗意上面的许多扞格。

        与俞陛云的理解绝然相反的是倪其心先生,倪先生诠释此句说:“‘梅柳’句是写初春正月的花木。同是梅花柳树,同属初春正月,在北方是雪里寻梅,遥看柳色,残冬未消;而江南已梅花缤纷,柳叶翩翩,春意盎然。……所以这句说梅柳渡江过来,江南就完全是花发木荣的春天了。”(见《唐诗鉴赏辞典》上海辞书出版社1983年版)。倪先生把北方和江南作比较,以说明南北之春早晚的不同,而又说“梅柳渡江过来”,江南就“花发木荣”了,其意显然是说江北之春要比江南来得更早,推而言之,这“江北”在地理位置上也就要比“江南”所处更南了,因为北边春迟,南方春早,这是常识。相反,如果江北不是比江南更南,那么,“梅柳渡江”显然就是指梅柳由江南渡江而北了。问题是长江在常州江阴一带基本是东西走向,江南江北纬度相当,在春谁早谁迟的问题上,分辨其高低基本没有价值,而春到的早晚,即使略有区别,也不可能像南方和北方的区分那么明显,据此,又怎么能推断说春是从江南渡江北来或是从江北渡江南来呢?

       如何理解这一句,看来关键还是要解决春所自来的问题。弄清楚了春从哪里来,梅柳渡江究竟是由南而北还是由北而南,自然就不难解决。春从哪里来?为什么南方春早而北方春迟?倪先生在同一篇文章里做了这样的解释:“在古人观念中,春神东帝,方位在东,日出于东,春来自东。”(引文同上)春自东来,最东处自然是海,春由海上自东向西,越过长江,而长江入海一段正好是由西北向东南的走向,而常州、江阴的正东面又正好是江北纬度偏南的地方,这样,江北的春天当然就要比江南的来的早了。倪先生的解释很有意思,不过仍有疑问:春由东向西而来,按理,和常州江阴同一经度的北方,应该同时春临,而事实上,怎么是南方春早,而北方春晚呢?要说清楚这个问题,不仅要搞清春所自来的问题,还要弄清春是如何运行的问题。春是如何运行的呢?元陶宗仪《南村辍耕录》卷二十《纳音》一篇云:“六十甲子之有纳音,世人鲜知其理。偿观《笔谈》有曰:‘凡气,始于东方而右行,音,起于西方而左行。’所谓气始于东方者,四时始于木,右行传于火,火传于土,土传于金,金传于水。”古人以五行解释世界,认为东方属木,南方属火,西方属金,北方属水,中央属土,在他们看来,春天是从东方开始的,然后向右运行到南方,再由南方到中央,又由中央到到西方,再由西方到北方,按照这样一个“右行”的规律,北方的春天也就必然地在南方的后面了。至此,诗人此句的意蕴差不多已无扞格了。

              二、名岂文章著,官应老病休。

       这是杜甫《旅夜书怀》的颈联。解读此联,可谓说者纷纷,持论多异,但细加考察,或失在此,或失在彼,多难切旨。

       仇兆鳌《杜少陵集详注》解读此联以为:“五属自谦,六乃自解。”“自解”谓自我宽慰。杜甫立志报国,着意经济,但命途多舛,壮志难伸,以“老病”自宽,含怨愤之意见于言外,颇得诗境诗情。“自谦”有不便夸张之意。诗人既留意经济,当以建功立业为人生高标,为何反倒以文字歌诗为自足,这显然是一个问题。

       凭直觉观照诗旨,极易流于空疏,一予坐实,多不能圆通者。傅思均以“立意含蓄的反话”来理解这一联:“有点名声,哪里是因为我的文章好呢?做官,倒应该因为年老多病而退休。”并对这个解释做了具体的阐发:“诗人素有远大的抱负,但长期被压抑而不能施展,因此名声竟因文章而著,这实在不是他的心愿。杜甫此时确实既老且病,但他的休官却主要不是因为老病,而是由于被排挤。这里表现出诗人心中的不平。”见《唐诗鉴赏辞典》第564页,上海辞书出版社1983年版)将解释和阐发结合起来,这样做,某种意义上克服了仇氏的不足,但细审之下,仍不免让人疑惑:“做官,倒应该因为年老多病而退休。”依反话来理解,意思是“做官不应该因老病而休”,这倒与作者后面的阐发大意差近;而“有点名声,哪里是因为我的文章好呢?”照反话去理解,却让我们看到了一个以文章自许的杜甫,阐发时又说他“长期被压抑而不能施展,因此名声竟因文章而著,这实在不是他的心愿”,这前后岂不是矛盾了?

       其实傅氏的阐发并没有错。 杜甫以文章闻名,曾“一日声烜赫”、“文采动人主”(《莫相疑行》),晚年更是名播天下,声动海内,但诗人以“致君尧舜”为襟怀,一生作为,目标确实不在以文章名世上。回顾平生,文名之外,位卑权轻,“功名”不显,暮年壮心,自然要感慨叹息,怨愤不平。因而说这里“表现出诗人心中的不平”无疑是正确的,问题是如何让解释和阐发对应圆妥起来。教材对这两句作这样解释:“我的名声难道是凭借文章而显著吗?做官倒是应该因为年老多病而退休。”笔者认为,这与诗旨有了较好的接近,但仍有不足。后句解释与傅氏差近,这里不论,就前一句看,释“岂”为“难道”,是反诘的语气,但细读整个句意,却又感到里面的意思仿佛不止一个,因为反诘既可以是对自己的叩问,也可以是对他人的责问。“难道是凭文章而显著吗?”如果不了解诗人不满于自己得名之所自,将此句理解为诗人不满于人们对他的名声得自文章的看法也无不可,而这就与作者的本意大相径庭了。

       王向峰从唐代社会不以文运通达为幸事的时俗和杜甫的生平抱负两个方面来分析颈联的这两句话,认为这两句话是“愤懑之语”,意在表明“有谁知我的志愿并不在文章之上呢?”(见江苏教育出版社《唐诗宋词选读教学参考书》转引自《历代名篇赏析集成》),笔者以为这是很有见地的法。此诗是杜甫晚年所作。晚年诗人流落四川,好友严武死后,他政治和生活都失去了依托,于是取水路离蜀东下。回顾一生的遭遇,面对渺茫的前景,诗人的内心无疑是很复杂的,从诗歌的内容上看,诗的前四句写景,而景中含情。首联写江岸夜舟,突出的是孤寂凄清的氛围,颔联写“月涌大江”,“星垂平野”的壮阔景象,显示的是人生漂泊无着的空茫。接下来颈联水到渠成,很自然地过渡到内心情感的抒发。诗人有经世之志,自比“稷契”,而以 “致君尧舜”自任,结果却屡遭排挤,备受打击 。如今报国无门,壮志难申,垂暮之年,天下所知的竟然只是一个“诗人”的杜甫,空茫之感,凄恻之怀,怨愤之思,怎能不流注于笔端?清沈德潜在《唐诗别裁》里这样解读这一联:“胸怀经济,故云名岂以文章而著;官以论事罢,而云:老病应休。立言之妙如此”在笔者看来,可谓深得诗人之志。怎样解释这一联,笔者以为,如果要准确揭示其内涵,对课文的解释,我们应该稍作一些修正:“(我杜甫)这一生的名声难道就只凭文章而显著了吗,为官真应该因年老有病而让他退休。”前一句诗人用自诘的语气表达了内心的失望和不甘,后一句则以婉转含蓄的笔调地表达了对现实政治的不平和怨愤。这样,是不是可以较为准确地传达诗人的本意了呢?宋代陆游有一首《剑门道中遇微雨》的诗:衣上征尘杂酒痕,远游无处不销魂。此身合是诗人未?细雨骑驴入剑门。其中“此身合是诗人未?”(我这个人难道一生就只能做一个诗人了吗?)一句,意境与杜甫“名岂文章著”逼近,我觉得很值得拿过来互参。

    

 
 

三、灭烛怜光满,披衣觉露滋。

       这一联见之于张九龄《望月怀远》一诗。对此联的理解大多比较模糊。兹引两说于下。1、“竟夕相思不能入睡,怪谁呢?是屋里烛光太耀眼了吗?于是灭烛,披衣步出门庭,光线还是那么明亮。……夜已深了,气候更凉一些了,露水也沾湿了身上的衣服。”(见《唐诗鉴赏辞典》第70页,上海辞书出版社1983年版)2、“皎皎月光,最易逗人们的相思之情,以致使人彻夜不眠,而只有难以入眠的人才会感到也的漫长,不免点起蜡烛,漫无目的地四处寻觅。诗人披衣来到庭院,以寄相思,直到夜露打湿了衣裳,当他回到房中时才发现,熄掉烛火的房屋内满是月光,如水如银,非常可爱。”(见《历代名篇赏析集成》中国文联出版公司1988年版,作者宋红)


 

  评论这张
 
阅读(29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