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解斋主的博客

安静的土壤里会长生出成熟的果实

 
 
 

日志

 
 

雨,下在六月的乡间  

2011-10-18 12:52:50|  分类: 生命体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名:雨,沙沙沙
豆瓣评分:7.3分(61人评价)
博主评价:
未评价很差较差还行推荐力荐
来自豆瓣读书资源
       今年上半年基本没有下雨,进了六月,便看到各地天气的消息了,可是这些消息都不怎么好,贵州,湖南,湖北等省因为下暴雨而遭受了严重的洪涝灾害,湖北襄樊、黄冈,湖南岳阳等地的大雨,导致了山洪和泥石流,失踪死亡了好几十人,这是九号十号的事。

       我们这儿没有雨。在蒙受灾难的人们还沉浸在悲痛里的时候,我们在翘首望云。记得六号前暴热,摄氏三十几度的高温连续了两三天,那阵势,仿佛已经是进入盛夏了,而秸秆焚出的浓烟有两天居然形成了整天不散的阴霾,这种又干又热又闷燥的天气,要是能下一场痛快淋漓的大雨该有多好!七、八、九三天是天赐的日子,天气变得晴朗了,气温也明显下降了,清凉,舒适,感觉上没有一丝夏日的浑浊,这大概是老天为莘莘学子们所做的特别安排吧,尽管如此,种田的还是免不了要盼下雨,农谚有春雨贵如油的说法,现在都初夏了,还没有一点雨,你说怎么不盼?十号继续着这份清凉,乡间的风从田野里吹来,爽朗而畅快,可望着那一望无际的农田,看着那蓄势待发的庄稼,人们心里却憋着一股子热:雨啊,你总该来了吧。说来也奇,十二日的下午天气有些阴,气温也下来了好几度,天气预报说有雨,午睡醒来,窗外果真是一片声的淅淅沥沥了。

       这真是一场及时雨,它知时节,懂人心,达人情,它一点也不急,好像早就准备好了似的,你看,风微微的吹着,云慢慢地游着,而这雨便细细地润着,没有雷,也不见闪,一切都是那么平静自然,妥当熨帖;有时候还没有风,于是,千万条雨丝垂挂下来,静默得像无数根水墨的线,勾画在树间,林间、远近的农舍直至天地的苍茫间。这是怎样的一种意境呢,是诗?是的,应该是诗。冲它这深厚至纯的诗意,这含蓄蕴藉的表达,它应该是一首感人至深,可传千古的诗,看它绵绵密密的抒发,你有时甚至会想,说不准这雨就是吟诗的人呢!说画也行,不过它可不是一般的画,它是活的画,你可以进入,也可以走出。你进入时,这画便增添了内容,丰富了画意,你走出时,这画会让你立刻变成一个赏画的行家,要不,你不会那么专注,专注得几乎着迷,你看你静静地倚在窗前,把手托着腮边,一站就是半天,谁能说你不是一个行家?农村的人喜欢在这样的雨天里叫上几个同道,到家里喝茶打牌,有些情趣的,常喜欢把桌子移到窗下——别看他们玩得专心,只要你稍微注意一下整个儿偏静的气氛,注意一下他们间余向窗外远望的神情,你就会很快体会到这雨是以怎样的魅力在培育着欣赏它的大众。

       这如诗如画的雨,我很想用一个什么词来表达此时的心境,可站在窗前,一时间还真的找不到那个词。看它下得那么静,那么绵,那么耐心十足,有时候我就觉得它像一位母亲,孩子饿了,该给孩子喂奶了,但给饿极的孩子喂奶可得小心,喂得太快了会呛,喂得太饱了会溢,母亲深知这一点,所以她就这么小心的喂,细细的喂;说它像一位擅长侍弄花草的老人也觉得不错,花草该洒水了,可不能劈头盖脑的灌,昏天黑地的浇,它得慢慢的洒,细心的飘。你看这雨就这样,它飘呀洒的,直飘洒得这天地间的尘埃全无了,泥土变黑了,大地深绿了,它才停下来,这不,你正一心一意的看它想它,不经意间,这雨就停了。就这样停了?不是的,或许半个把时辰,或许小半天,它还会再下,你要知道,它惦记着大地的渴望,它牵挂着万物的期盼,它会用最细心的呵护来滋润久渴的心田,它怎么会就停呢。看着这雨,忽然想起苏轼写作《喜雨亭记》的事情来了,苏轼于嘉佑六年(公元1061年)任凤翔府判官,第二年春天,整整一个月不下雨,老百姓开始担忧了,直到三月的乙卯日,天才开始下雨,甲子日又下,中间停了一段时间,老百姓认为下得不足,于是丁卯日再下,一连下了三天,官吏,商贾,百姓无不欢欣庆贺,那场雨,在苏轼的笔下好像是天和人的一次最得意的默契,那种心心相印,仿佛我之比母亲和孩子,爱花人和花草,你说怎么能叫人不又惊又喜,又幸又奇?只可惜我少了东坡的才气。

       乘着停歇的空隙,也许你该走出去转转了。是的,你应该走到空阔处,走到田野里,走到河边去。去到这些地方感受雨后的清凉和意蕴。你抬头望天,天放晴了,但云却在天空里流走,那么忙,然而又那么有序,仿佛在酝酿,在孕育,在计划着一场新的润泽,这时,风从嫩黄深绿的草树间吹来,从黝黑润泽的泥土间吹来,那清新凉爽的味道啊,你几乎是神迷心醉了!当风而立,暑气散尽,神清气爽,精神倍增,空调和风扇下的感受怎能和这来匹比!你再放眼看水,水涨了,大河里的水涨了,涨得你心胸开阔,灵魂舒展,小河呢,自然也涨了,但它却涨得你意兴悠悠,诗情绵绵,你很少世事的牵累,人际的厌倦,但你却动了山林之兴,林泉之思。你不能说这水有多阔,也别说这水有多深,你只看这临水的柳枝,它们本应该在清风里摇曳,这回则把水面来轻轻地拂抚了,你想把未泯的童心来唤起,它却不唤自来了,你看水面上泛起的水花,你听几处同时亮起的“拨剌”之声,你就会像一个孩子一样驻足凝神,是啊,鱼儿快乐着,它们或许就如春阳里追逐嬉戏的顽童,远抛了残冬的影子,它们或许就像寻得了丰美水草而活蹦乱跳的羚羊,抖落了历险千里的惊恐和疲劳,你捉摸着,你再不经意地把目光投向远处,看那流云下无边的原野,郁勃的树木,静穆的农舍,神思便禁不住地飞越起来: 

自然是多么伟大神奇啊,它创造了万物,也改变着万物,它创造了美,又在不断地变易着,它按自己的意志给予,又按自己的意志剥夺,人怎能逃脱自然的影响和支配?就说这天气,炎热、沉闷的时候你忍着,干裂得冒烟的土地你看着,你相信着自己的力量,然而你无法摆脱烦闷和期盼,而现在,你不由自主的着迷于雨后这无限的生机和说不尽的诗意,对远在贵州、湖南、湖北的灾民而言,他们又怎能避免灾难造成的绝望和痛苦!

雨,下在六月的乡间。不知什么时候,青蛙唱起来了,一处,两处……不,你仔细听,这歌唱应该是从四面八方传来,不久,地黄牛(一种声音像黄牛犊子,样子像癞蛤蟆的小动物)也来凑热闹了,也许是沉寂得久了,听起来,那声音竟有些像汹涌而来的浪潮了。倾听着这自然的雄壮合唱,撑一把雨伞,走在夏雨的清新和凉爽里,抬起头,远望那迷蒙无边的雨脚,你会感到,人,他终究是受制于自然的,包括生命,也包括精神和灵魂。

  评论这张
 
阅读(2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