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解斋主的博客

安静的土壤里会长生出成熟的果实

 
 
 

日志

 
 

实践.知识.智慧 ——与成尚荣先生商榷 (作者:常州市实验小学张逸)  

2011-08-27 00:09: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名:当我们聊起日本时
豆瓣评分:7.3分(2721人评价)
博主评价:
未评价很差较差还行推荐力荐
来自豆瓣读书资源

近日品读了国家督学成尚荣先生发表在《人民教育》杂志2006年第3—4期上的《为智慧的生长而教》一文。作者在文中用了较多的篇幅旁征博引了诸多专家、学者和哲学家关于知识与智慧的论述,试图为我们解开知识与智慧之间的关系,并力求为智慧寻找到一个最好的注解,从而为学校的智慧教育奠定理论基础,同时也为我们的课堂教学指明了方向,其意义是深远的。本人觉得作者在解读知识、智慧乃至两者之间的关系上似有不妥之处,其中的某些观点、分析和结语值得商榷,现摘其几点谈些不甚成熟的看法,如有不当敬请批评指正。

成先生在文章的一开头就为我们提出了一个须待澄清的字源问题:“我国古代,只有‘知识’的‘知’字,而无‘智慧’的‘智’字,‘知’与‘智’为同一字,‘知’与‘智’是相通的。”我认为成先生的这一观点是轻率的,是不严肃的。“智慧”的“智”字在我国古代不仅有,而且出现的年代也比较久远。它与“知识”的“知”字都曾出现于殷商时代的甲骨上,只不过“知”字从“矢”,而“智”字从“白”、从“知”、“亏”,两字都可在罗振玉所编的甲骨文大全《殷墟书契》中查阅。之后,“智”与“知”两字亦出现在西周的青铜器上,我国著名的国宝级文物毛公鼎上就有“智”字的铭文,此字已收录在徐文镜编纂的《古籀汇编》一书中。可见“智”字在商、周时代就已基本成型了,并且在占卜、记事和祭祀等活动中得以应用和传承。“知人者智”是春秋末期的老子所著的《道德经》中的千古名言,说明两千五百多年前“知”与“智”两字就有明确的、各不相同的字义。

尽管“知”与“智”两字在古代常可通用,但音调却不尽相同,“知”通“智”时,“知”字读去声,“智”通 “知”时,“智”字读阴平。虽然“智”字历经了甲骨、古籀、秦篆、汉隶和真楷等字型结构的演变,至今依然保留了其最原始的组字要素,成先生所言古代无“智”字不知有何依据。

如果说成先生关于古代无“智”字的立论过于草率,那么他将“智者”解释为“无所不知的人”,则是令人无法接受的。凡是具有一定国文基础的人都知道,“智者”是指“聪明的人”或是“有智慧的人”。《辞海》也是这样注解的,国外也将善辩的学者称为“智者”。无论是“聪明的人”、“有智慧的人”,还是“善辩的人”,都有其认知的盲区与弱点,都有其智力发展的向性选择。因此“无所不知的人”在现实生活中是根本不存在的,成先生所注解的“智者”只能是“神”,而不是“人”。总之“智者即无所不知的人”是有悖于科学的。
      “但后来的教育实践中,逐渐演变为以知识取代了智慧”,请问成先生“后来的教育实践中”的“后来”之前是种怎样的教育状态?“演变”之前是否曾经出现过您所倡导的“智慧教育”呢?是否“我国古代”的教育比现代教育更有智慧因素呢?
       成先生在评论“应试教育”时指出:“课堂上注重的是知识,而不是智慧;最终获得的只是知识,而不是智慧。”如果按照成先生的这种逻辑,我国包括基础教育在内的各类学校,所培养出来的都是些没有智慧的知识堆砌者吗?似乎学生在课堂上获得了知识就不算成功的教育?我们不能因为课堂上未能进行先生所倡导的智慧教育就全然否定知识教育。更何况没有知识教育作为支撑,智慧教育是根本无法实现的。如果割裂了知识教育,智慧教育不过是一个人为制造的教育“蜃景”。其实在课堂上传授或接受知识的过程,其本身就是开启智慧、传承智慧的过程,怎么能说课堂上“获得的只是知识,而不是智慧”呢?要知道智慧的生成是需要时间、需要过程的,也是需要知识积累的。就是在“应试教育”的背景下,若没有学习智慧,知识也是堆砌不起来的。可以说掌握了知识就等于种下了智慧的种子,我们的基础教育正是在播种智慧。所以我们在课堂上注重了知识,也就是注重了智慧;收获了知识,也就是收获了智慧。只是当今的基础教育注重的是语言、计算等工具类的知识,而启迪学生心智的自然科学、艺术鉴赏、文学修养和社会实践等知识却未能成为课堂教学的主体,加之学校的评价机制仍有不尽合理之处,这些都是我们的基础教育亟待改进的地方。

成先生接着又归纳道:“智慧到哪里去了?不是智慧逃遁了,而是智慧被淹没在知识的大海里,智慧被知识挤压了、吞噬了、赶走了。” 成先生在这里显然将“智慧”与“知识”对立了起来,似乎是知识越多,智慧就越少,知识与智慧之间果真存在这种简单的消长关系吗?其答案是不言自明的。令我们费解的是,“智慧”怎么会“被淹没在知识的大海里”?“智慧”又是如何“被知识挤压了、吞噬了、赶走了”?难道成先生所经历的求学之路也只是在“知识堆砌”吗?您的智慧是否也曾被您所学的知识挤压过、吞噬过、赶走过?如果您没有过去的知识积累,何以成就您现在的学术地位?目前学校开展的读书活动,不就是要让学生在读书的快乐中去广开思路,徜徉在知识的海洋中吗?学生汲取的知识营养越多、越广泛,就越有利于学生智慧的开发,这早已成为不争的事实。所以课堂上注重知识,使学生获得知识并没有错,亦是无可厚非的,否则想要早日打开学生的智慧之门亦是不可能的。
       时至今日我们务必要用科学的态度去理性地看待已经走过的教育之路,同时我们也要用发展的眼光去看待今天的教育现实。

成先生在归纳智慧与知识的差异性时又说:“知识是可以转让的,而智慧是不能转让的。”综观几千年的人类文明和社会发展史,从结绳记事到象形文字,再到现代文本符号的丰富与应用;从原始人的咿呀喊叫到语言的形成与完善;从石器制作到古陶烧制,再到青铜、铁器的冶铸,直至现代大工业的兴起与发展;从物质的、文化的到精神的。哪一项重大的文明发现不是人类智慧之光的展示?哪一项伟大的科学发明和人文成就不是人类在实践中孕育和生成的智慧果实?尽管我们没有聆听过先人们智慧的语言和看到他们智慧的过程,但我们却能从他们遗存的各种智慧符号、物质形式和精神传承上,去推演古人的智慧过程,并从中领略人类创造历史、创造文明的智慧之路。成先生所言“智慧是不能转让的”,无非是说智慧的动机和过程不能转让,但就智慧的成果而言,自从人类文明出现后的几千年间,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动态的转移与更新。否则,也就没有现代经济社会中的经验交流、技术转让和成果推广之说了,我们也不会看到璀璨而精深的古代文化了。凡是推动人类进步的一切成就,不管是心传口授的、借鉴学习的,还是原创研究的,也不管是个体的,还是群体的,其本身都是智慧的结晶。再有成先生文中所引用的诸多专家、学者和哲学家的思维成果,也是经转移之后才成为作者本人教育研究智慧的立论根据,这些思维成果的共享不正说明了智慧的可转让性吗?
       我们说知识可以生成智慧, 但是由知识生成的智慧一定是超越知识本身的。何为智慧?智慧是人类区别于其它动物所特有的思维品质。是为适应、改善和满足其个体或群体需求的向性思维过程及其思维能力的实现,并通过一定的智慧符号、物质形式和精神特质表达出来。从这个意义上说,智慧就是人的创造性,就是人的思维活力,是人类适应自然、适应社会、创造文明的强大动力。知识作为可供传播、复制、应用和更新的智慧信息,始终与智慧的孕育、生成和发展相伴而生。可以说是实践锤炼了智慧,是智慧充实了知识,是知识升华了智慧。知识与智慧犹如一对孪生姊妹伴随着人类文明的发展进程,同生同长、共生共荣。(转)

  评论这张
 
阅读(2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