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解斋主的博客

安静的土壤里会长生出成熟的果实

 
 
 

日志

 
 

推荐沈振元先生的文章  

2011-06-14 23:37:50|  分类: 读书心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名:独立,从一个人旅行开始
豆瓣评分:7.3分(5699人评价)
博主评价:
未评价很差较差还行推荐力荐
来自豆瓣读书资源

       沈振元先生为我校百年校庆整理史料,每有新得,辄发为文章,新近又为文一篇,题为《师山遐想》,我有幸成为此文的第一个读者,而深折于沈先生眼界识力,不能自已,故先为推介,以飨读者。

  师山遐想

海门中学校史办 沈振元

海门中学前身为师山书院,“师”也作“狮”,海门无狮,也无山,却以狮山(今作师山)闻名遐迩,何哉?

师山秀出南斗,是谁所为?章廷枫《师山记》云:“海门厅治之后,巍然而高者,有师山焉,山积土而成,铁岭徐公筑,以镇潮患者也。”徐公,即徐文灿,乾隆三十五年(1770)任海门厅同知,主政八年,政绩斐然,《海门厅图志名宦列传》介绍他带领群众“筑堤二千余丈,南北水滩悉成沃壤,增赋数千顷,公私赖之至今,称徐公堤。”却只字未提筑师山的事。咸丰十年(1860年)毛炳文辑《师山诗存》,陈朝玉的曾孙陈奂为之作序云:“海门无山,师山者,我祖姑适于刘,为刘八节姑,积沙成阜,有师山名。”陈奂将筑山事归诸其“祖姑”。光绪十二年(1886)师山书院院长沈之谨作《狮山书院记》云:“海门厅治后有山,相传郡民刘陈氏积土为之,后人建大士阁于上,以镇潮患。山形似狮,名曰狮山。”此说与陈奂之说颇近,但他用“相传”二字,表明只是传说而已。因此,很难受师山是某氏所为,他可能是大自然的造化。海门复涨成陆时,东洲百里并非如人们所想象的那样一马平川,早在明代,就有东山、戴青山。观音山等山兀坐在江海之滨,《明史》载,东山在吕四场南,为观海景点,“芳烟瑶草满晴沙,携侣寻幽石径斜。”(陆游《游东山观海》)。戴青山在旧县治西,为沙村中的土山:“十里沙村堪走马”,而环境很美:“鸟啼芳树谷,犬吠落花村。”(《游戴青山》)许多文人墨客到此游乐作诗。只是规模不大,可见“积沙成阜”之说较为可信。当然不排斥人工所为,即在“积沙成阜”的基础上加高做大,堆山造景,“周以红栏”、“铺石为景,”“建大士阁于其上”。成为秀丽的师山。总之,师山不是某氏之山,而是众人之山。

山名是师山,还是狮山?这是一个值得深思的话题,山的命名,一般都有其历史背景,海门历史的最大特点是沧桑巨变。史载:海门自五代周显德五年(958),因沧海沙洲成陆而置县至今,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中间几经沧桑,宋欧阳修《舆地广记》云:“海门岛遭通州东南海中,明代复涨成陆。”《图书集成职方典》载:“嘉庆甲寅(1554)始筑县城,”“周围五里三分,高二丈五尺,濠广六尺,设四门:东曰太和,西曰安庆,南曰文明,北曰阜厚,各有戍楼水关。然而潮患已然肆虐!”明代进士崔同在《己亥服方阙又七月三日飓潮丈余海门以东人产荡尽悲感六首》中写道:“今岁东隅厄,伤心北海翻。万民葬鱼腹,百里化龙门。洒血悲亲友,无家问子孙。”清熙十一年(1672)因海水冲啮,毁城,,民不能居,并如通州,撤县为乡。后海门又在沧海中涨出,乾隆三十三年,(1768)再设厅治。从后周置县,到乾隆设厅的八百年间,海门人一直“与江海争壤于涛澜茹吐之间”(李联琇语),他们多么渴望有一种神奇的力量镇住潮患!于是,勇猛雄健的狮子就成了人们心中的偶像,这大概就是师山的来由吧。

在与自然灾害的搏斗中,万民的先辈逐渐意识到,仅有勇猛雄健是不够的,必须有科学和文化。于是,有人在山上建大士阁,希冀于大士的道德和智慧。嘉庆九年(1804),章廷枫人海门厅同知,作《师山记》时,师山已经很美了:大士阁“丹碧辉煌,金容壮丽”;山之左右,“有清渠旋绕,瑞日初升,金鳞竞跃,绿荷翻露,红莲送香,仿佛西湖景。”厅署的官吏也喜欢登山远瞩,“焚香啜茗,弹松风之雅操,发清商之妙曲”,师山已成为官吏休闲场所。嘉庆十七年(1812)师山书院建成。书院以师山名,寓意深远,让人浮想联翩。师山,即名师之山,书院有大师长院,名师执教,是令人羡慕的学府;师山乃师道之山,书院的教师有为师之道,学生有求师之理,定然有很高的教育质量;师山是师德之山,书院教师道德高尚,行为君子,言为文章,定能培养出德才兼备的人才;师山也是学习之山,学子课各师其师,也可转相教诲,是一所学风优良的学校……师山有“高山仰止,景行景止”的魅力,以师山名书院,其妙不可尽言也。从此院以山名,山以院盛,“狮山”遂演化为“师山”了。江淮才子周家禄曾就读于师山书院,1865年作《师山烧香曲》,反映师山的魅力和繁华:“归来不用熏沉水,花雨沾衣十日香”,暗写师山繁花似锦;“何人却绕雕栏过,风皱绿波人影浮”,突出游人之多,显示出文化之山的特质。相传嘉庆年间,“奉部文删狮字左旁改名师山”,其实在古汉语中“狮”与“师”通解,部文改“狮”为“师”并无深意,只是师山不狮山似乎多了一些文气与雅趣,更合文人雅士的心意,遂潜移默化,约定俗成将狮山改为师山了。这使我们联想起狼山的易名,《南通志》载:“狼山,在州南,五山连属,尝有白狼居其上。宋淳化中,州牧杨钧易‘狼’为‘琅’。”可见海门人易狮为师亦在情理之中。

然而,从历史的角度看,易狮山为师山还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海门的传统式重农修文,两个山名,反映了海门人不同的历史时期的不同诉求。狮山,是狮子之山,反映了海门人征服潮患的意志和愿望,是农耕文化的象征;师山,即大士之山,反映海门人追求文明,尊师重道的意愿,是崇文的标帜,由于狮和师通解,又使两种诉求巧妙地融合在一起,隐含了重农和修文的传统,体现了海门人英勇顽强和渴求科学文化的精神,师山因此而成为海门精神的象征,并逐渐成为海门的代称。正因为如此,许多文人雅士将对家乡的热爱之情,倾注在师山之上,流淌在翰墨之中,熔铸成绚丽的篇章,“青山不为海门设,累土为山亦足雄”(董日申《师山春望》)到处了海门人的心声。

今天,师山依然兀坐在海门烈士馆的后面,似乎已经失去了往日的风光。若登山远眺,依然有“情驰西岭横云外,目极东溟浴日边”的豪情;俯首沉思,依然能感受到它厚重的历史和浓浓的诗意。师山,其实也是一座“书山”,只要用心去读,定然回味无穷。

 

 附:半解斋阅读杂记

1.章廷枫《师山记》“海门厅治之后,巍然而高者,有师山焉。”一句,其句式甚怪。谓“海门厅治之后,有师山焉。”可;谓“海门厅治之后,巍然而高者,师山也”亦可,谓“海门厅治之后,巍然而高者,有师山焉。”则不可。“巍然而高者,”为判断语气,依此语气,跟句应为“师山也”。欧阳修《醉翁亭记》:“望之蔚然而深秀者,琅琊也。”“琅琊”一语,前无“有”字,而表判断之“也”字不可用“焉”字代。

2.章廷枫《师山记》言师山为“铁岭徐公筑”,目的为“以镇潮患”,言辞明决,似凿凿有据者。徐公以乾隆三十五年(1770)任海门厅同知,主政八年,政绩斐然,筑山以镇潮患,当不虚也,然《海门厅图志名宦列传》不载此事,或有阙乎?陈奂为《师山诗存》作序(1860),去徐公任海门厅同知,事近百年,而置章氏之说不顾,甚可疑;又,其“祖姑”系“郡民”(沈之谨语),以“郡民”而“积沙成阜”,果系何故?徐公为官一方,筑山镇潮,自是分内之事,以郡民而为之,非特有越俎之嫌,而也有讥贬之意。盖陈奂“祖姑”“积沙成阜”,其别有缘故乎?沈之谨不直引陈奂之说,但云“相传”两字,不为假借苟且也。

“师山不是某氏之山,而是众人之山。”折中之论也。意师山之成,盖先有造化之功,后有徐公之力,至于陈氏,或恐增之益之,高之大之也。

3.师山之成,始于功利,故为“狮”,后经审美而人文,因为“师”。此《遐想》之基本脉络也。振元先生依历史人文之发展变化立论,眼界宏阔,识力非凡,令人信服。

4.“遐想”者,远想也,想有思索之意,复有想象之义,沈师之文,据史推断,依事立论,自成一说,不宜以“遐想”名之,必也谦乎,以“臆说”二字冠之,当不为过也。

  评论这张
 
阅读(3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