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解斋主的博客

安静的土壤里会长生出成熟的果实

 
 
 

日志

 
 

学术、爱情、生命专一论  

2011-11-25 19:47:44|  分类: 读书心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名:窗里窗外
豆瓣评分:6.9分(4403人评价)
博主评价:
未评价很差较差还行推荐力荐
来自豆瓣读书资源

       一个在学术上不专的人,很难建立起关于学术的真正兴趣,爱的专一,结果是稳固的家庭,学术的专一,结果是学术的建树,两者都属于成果。然而学术的不专有可能成为博览,倘若由博返约,或能卓然成一大家,爱情就不同了,爱情不容易专,却极容易滥,一旦变滥,则“返约”就大都成为一种理想了。

       感情上的滥是一种精神的灾祸,但也有因祸为福,转败为功者,不过,一般是转向别的领域了。正如仕途的失意会成就一个文人,所谓“天意君须会,人间要好诗。”精神的灾祸也会促成类似转化。我不能否定歌德罗素在爱情的泛滥里所获得的正面力量,但我敢肯定他们的许多篇什一定得力于爱情的痛苦。周国平在其《守望的距离》一书中有这样一段带有很强烈的感情的话:“我不知道,假如没有冷热病似的情欲,没有对女子的一次次的迷恋和失恋,我们怎么能读到海涅那些美丽的小诗。我不知道,如果七十四岁的老歌德没有爱上十七岁的吴丽莉卡,他怎么能写出他晚年最著名的诗篇《马里耶巴德哀歌》。我不知道如果贝多芬没有绝望的同时也是愚蠢地痴迷于那个原本不值得爱的那个风骚而自私的琪丽哀太,世人怎么能听到《月光奏鸣曲》。”(《守望的距离》湖南人民出版社,2010年7月,第141页》)前一段时间读李敖文章,有关涉及痛骂女人的文字,确有不乏真知灼见者。

       学术的不专终究可以或多或少的得一些收获,就算是走马看花;爱情的不专可不能指望人人都有创造,这只要看看上面所列举的人物就知道,如果一定要说有收获,也还是有的,因为这些人肩负的黑口袋里,装的大都是黑色的情绪,包括痛苦;生命的不专呢,生命的不专既没有收获的幸福,也没有失去的痛苦,它空茫得如同北国的万里雪域,或者干脆就是非洲的撒哈拉。

  评论这张
 
阅读(2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