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解斋主的博客

安静的土壤里会长生出成熟的果实

 
 
 

日志

 
 

贤人遭厄的终极思考——《屈原列传》“太史公曰”的解读  

2011-11-28 00:22:03|  分类: 教材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音乐名:你在烦恼什么
豆瓣评分:8.9分(45600人评价)
博主评价:
未评价很差较差还行推荐力荐
来自豆瓣音乐资源

       司马迁经常在文末用“太史公曰”的方式来发表自己对历史人物的看法,抒写他复杂深邃的历史情怀,教学《史记》,我以为他最为复杂的内心,表露在《屈原列传》的最后,而这一节文字又相当让人费解,是教学的一个难点。其文曰:

余读《离骚》《天问》《招魂》《哀郢》悲其志。适长沙,观屈原所自沉渊,未尝不垂涕,想见其为人。及见贾生吊之,又怪屈原以彼其材,游诸侯,何国不容,而自令若是。读《鵩鸟赋》,同生死,轻去就,又爽然自失矣。

屈原矢志不渝的报国理想,光彩照人的人格高标,千百年来,一直为人们所称颂,读其文,想其人,思其遇,我们不能不为他痛心叹息,但是,报国不是一个抽象的概念,君主时代,它要落实到具体的国家和代表国家的君主身上。面对楚怀王这样一个昏聩无能,心胸狭窄,利欲熏心的君王,我们到底是执着的爱他,忠他,最后吊死在这一棵树上,还是实行“贤臣择明主而事”的变通法则,去寻找生命的另外出路?司马迁困惑了。孔子圣人,为“行其道”而“历试于天下”① ,屈原怀抱经纬,为什么不能另寻出路,施展大才?这个追问,使司马迁想起了贾谊,想起了他的《吊屈原赋》,贾谊说:

“盘桓在这样混乱的世上遭受祸难啊,也是您(按:指屈原)的原因。无论到哪里都能辅佐君主啊,又何必留恋这国都?凤凰在千仞的高空翱翔啊,看到人君道德闪耀出的光辉才降落下来;看到德行卑鄙的人显出的危险征兆啊,就远远的高飞离开。那窄窄的小水沟啊,怎么能够容下吞舟的巨鱼?横行江湖的鳣、鲸啊,(离开水之后)也将受制于蝼蚁。”   ②   

针对屈原的遭遇,贾谊一方面认为圣人的神德可贵,屈原应“远浊世而自藏”,③离开这个浑浊的社会而自己隐居起来,另一方面又认为屈原无论到哪里都能辅佐君主,而不必留恋楚国的都城:“历九州而相其君兮,何必怀此都也?”司马迁懂得贾谊的意思,于是他就史论史,给屈原开了药方:你屈原有那么大的才干,为什么不学圣人去“历试天下”?然而,春秋时代周王室的一统天下(实亡却是名存),又怎么和战国时代的群雄逐鹿相提并论呢?圣人周游列国,目标是实行王道,屈原“游诸侯”,虽说是“何国不容”,但作为祖国的楚国就只能被吞并灭亡了。爱国必须“相君”,离开楚国,屈原无法实现自己的爱国愿望,这好比贾谊,远贬长沙,同样难以实现自己的抱负,这一点司马迁不可能不知道。面对这样的处境怎样自处?屈原其实并没有别的出路!去,不仅“兴国反覆”的愿望无法实现,而祖国也将面临覆亡的危险;就,楚王为群小所包围而又至死不悟(“终不悟”)而自己终归不存在有希望的一天,这是时呢,命呢,还是运呢?

司马迁再度困惑了。贾谊离不开君临天下的汉文而别寻出路,只能“忧伤病沮”(苏轼语),郁郁而死;自己横遭李陵之祸而幸有修史之任可以立言,假使自己身处屈原之世而换居贾谊之位,又该是怎样一种命运呢?“自古圣贤皆寂寞”,历史带给圣贤们的共同命运和普遍意义上的伤痛,使得司马迁放不下屈原,当然也在思考着自己,于是他想起了贾谊,想起了贾谊鵩鸟入舍因贬长沙(“谊即以谪居长沙”)的“自广”(自我宽慰)之辞:

“且夫天地为炉兮,造化为工;阴阳为炭兮,万物为铜。合散消息兮,安有常则?千变万化兮,未始有极,忽然为人兮,何足控抟;化为异物兮,又何足患!”④

 万物,包括古来的贤哲,都免不了要受变化莫测的自然和社会法则的支配,人的生当然由不得自己,死又怎么能自己做主?生死尚且由不得人,遇合得失谁又能理清楚它的头绪?!可是厄运为什么总是偏爱“正道直行”的君子?而奸佞邪恶的小人为什么又总是能够得势受宠?在无法预知的命运里,这为何又是一条千古不变的法则?“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道德经》),天道究竟是公正的,还是偏私的?人生,究竟如何面对这种残酷和无情?

读《鵩鸟赋》,对贾谊“同生死,轻去就”的人生态度,司马迁为何会“爽然自失”?其实,太史公这里所谓的“自失”,不仅有对造成屈原悲剧命运原因的思考,也有对自身命运的深刻反观,更有对古往今来一切贤哲所遭遇的共同命运的终极叩问;从所蕴含的思想感情上来说,有同情,有悲慨,有控诉,也有难以自解的生命困惑。

注释:

① 苏轼《贾谊论》:“仲尼圣人,历试于天下,苟非大无道之国,皆欲勉强扶持,庶几一日得行其道。”

②贾谊《吊屈原赋》:“般纷纷其离此尤兮,亦夫子之故也。历九州而相其君兮,何必怀此都也?凤凰翔于千仞兮,览德辉而下之。见细德之险征兮,遥曾击而去之。彼寻常之污渎兮,岂能容夫吞舟之巨鱼?横江湖之鱣鲸兮,固将制于蝼蚁。”

③贾谊《吊屈原赋》:“所贵圣人之神德兮,远浊世而自藏。”

④见《鵩鸟赋》

 


(此文已于《文学教育》2012年1期发表)
  评论这张
 
阅读(10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