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解斋主的博客

安静的土壤里会长生出成熟的果实

 
 
 

日志

 
 

学习苏霍姆林斯基《给教师的建议》心得之一:让生活支撑起书本  

2010-08-19 23:17:22|  分类: 教学反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苏霍姆林斯基在谈到他怎样领导教师集体的创造性劳动时说“我在听课和分析课的时候,思考着这么一个问题:为什么在许多情况下,学生的回答是那么的贫乏、苍白无力、毫无表情,为什么在这些回答里常常缺乏儿童自己的活生生的思想?我开始记录儿童的回答,分析他们的词汇量,分析他们言语的逻辑因素,我发现学生使用的许多词和词组,并没有在他们的意识里跟鲜明的表象、跟周围世界的事物和现象联系起来。”(91  我怎样领导教师集体的创造性劳动——《给教师的建议》教育科学出版社1984.6,2010.5重印)读这样一段话,我觉得非常有启发。作为伟大的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这一独到深刻的发现,正切中的是我们教学过程中普遍存在的状况,而我们大部分人却浑然不觉。

       学生使用词和词组,不能跟鲜明的表象,跟周围世界的事物和现象联系起来,反映了两个方面的问题。第一个问题是学生缺乏相关的生活,或者说没有生活的丰富积累;第二个问题就是教学过程中老师的教学和引导,并没有自觉地把学生引向生活,让他们把生活变作学习的强大助力。

       说学生缺乏相关的生活积累,看起来这话似乎有些要求太高了,而且丰富它们的生活积累也是一件很难办的事情。比如,单就语文这门学科来看,所涉及到的生活领域可谓广大宏博,如何才能让学生具备相关的生活积累?另外一个问题是,学生现在的学习相当紧张,关注书本,学好书本尚且来不及,那有时间去积累生活?这两个问题确实值得思考。针对上述问题,苏霍姆林斯基曾倡导一种上课方式,这种方式,苏霍姆林斯基把它称之为“到活的思维的源泉那儿去旅行”。所谓“活的思维的源泉”在苏霍姆林斯基那里指的是自然界。这位教育家曾一课又一课地带领孩子们出去,到花园里,树林里,河岸边,田野里,和孩子们“一起学习用词来表达事物和现象的最细微的色彩差异。”而他自己则亲自进行这样一种学习的实践:他买来了关于实物课的教育文集、各种词典、有关植物学、鸟类学、天文学、花卉学的书籍进行学习,并在春天寂静的早晨,一个人来到河岸边、树林里和花园里,仔细地察看周围的世界,力求尽可能确切地表达出它的各种形状、颜色、声音、运动。写作成一篇篇的小文章,最后集成了一本书。苏霍姆林斯基的这种思考和做法无疑是值得深思的。我们现在的孩子除了两个假期(其实不是假期,因为每个假期都有做不完的作业),整天都呆在学校里,和外界的接触真的是太少,和自然的接触更少,学校没有开设接触自然的任何课程,甚至连过去经常组织的春游活动都被取消了,一般家庭为了所谓的不影响孩子学习,也不带孩子到外面去看看,古人“读书”“行路”相结合的做法,在我们的家长那里,就剩下读书一条了。生活没有积累,书本很难学好。要让学生学好书本,必须让学生先回到自然里去,读好自然这本大书。不过话说回来,自然虽说是一本大书,里面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源泉,但对学生,特别是高年级的学生而言,升学压力那么大,竞争那么激烈,要想把这本书和课桌上的书结合起来,确实不是一件易事。苏霍姆林斯基让学生议论什么是现象、原因和结果,他就让学生在周围的世界里学找各种因果联系。但并不是所有的问题都能很容易地获得生活的对应,比如读韩愈的诗句:“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诗中所描写的景致就不容易看到,至于遭到贬斥,事关生死的境遇就更难为一般人所体会了,这类比比皆是的问题怎么处理?沿着苏霍姆林斯基的教学思路,我们可以把和大自然接触看成是一条路子,把日常生活、看电影、看电视、听音乐、搞家务、外出参观接触社会等看成是另一条路子,让学生有意识地观察事物,广泛积累表象材料,丰富表象储备,这样,生活的问题就能够比较好的解决了,我们现在一些学校,利用学生在校时间,早晨看早新闻,课间放音乐,自学课看电视剧,有的学校还专门利用教学课时给学生看百家讲坛,读子午书简,用研究性学习搞社会调查等等,这些都是很好的做法。

       如何处理生活积累和学习书本的关系?从教学过程来看,教师除了要了解学生的学习状况之外,更应该了解学生的生活,了解学生对生活的接触、观察、体验、感悟等等,在此基础上,教师应引导学生在学习新的材料的过程中,自觉地把它和自身的生活结合起来,并通过自身的生活实现对新知的理解和掌握。引导学生借助旧知(包括生活)去获取新知可以说是培养学生学习信心、实现有意义学习的根本措施,但有的时候,学生面对新的学习材料,由于缺乏相应的生活,因而很难找到合适的旧知,比如古典诗歌的学习。教学过程中我们经常感到,学习古典诗歌,在学生这一头总是隔着一层的。送别,闺怨,边塞,山水、田园,这些古典诗歌最中最多璀璨篇什的题材,在许多学生那里,经常有着许多无法理解的东西,拿送别诗来说,送别为什么能成为古典诗歌的一个重大题材?面对离别为什么古人总显那样情意绵绵,难分难舍?这些问题,在交通高度发达,生活相当平稳的现代社会,要让学生去领会确实很有些困难,我们经常体会到,一联“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很少有学生能从那空远浩淼的意境中真正体会出的送别的忧苦,别时的不舍,别后的失落以及由离别而生发出的对人生悲欢离合的无奈和感叹。针对这类情况,美国著名心理学家奥苏伯尔曾提到过一种名为“先行组织者”的教学策略。所谓“先行组织者”,就是在呈现正式的学习材料之前,先用学生能懂的语言,向学生介绍一些有关的引导性材料。这些材料比要学习的新材料更一般,更概括,并且与学习者认知结构中的原有知识密切联系,让这些材料充当着学习者由已知通向未知的“认识桥梁。从“先行组织者”这个概念的含义来看,奥苏伯尔是在学生不具备“适当观念”时向学生提供并让学生拥有“适当观念”,这和苏霍姆林斯基在学生没有相关的生活积累和生活经历时帮助学生积累并获得这些生活的做法在本质上是一致的,在学生获得新知这方面,它们同样具有“铺路设桥”的价值和意义。教学的规律是客观的,它存在在纷繁复杂的现象背后,发现并揭示规律,必须有坚持不懈的探索,必须具有深刻独到的眼光,必须具有宏阔博大的视野,两位大师都出生上个世纪的1918年,虽说苏霍姆林斯基比奥苏伯尔早去世了三十八年,但同为一代大师,这种如出一辙的发现,绝对不能说是偶然的巧合。

       用有限的生活去学习相对无限的书本,许多东西,也就只能靠死记硬背了。体会不到,消化不了,这是死记硬背的特点,而不能体会,不能消化的东西,必然是死的东西,死的东西是无法进行运用的东西,这样,从学习到运用,这个环节始终是脱节着,学不能用,用无关乎学,学习变成了一种毫无趣味的东西,这样的学习怎能不使人感到厌倦?苏霍姆林斯基说:“教给学生能借助已有的知识去获取新的知识,这是最高的教学技巧之所在。” 在这里,苏霍姆林斯基所说的“已有的知识”既包括书本的知识,更包括学生和社会、自然接触所获得的一切感性或理性的知识,包括生活的经历、经验,生命的体验、感悟,甚至是思想的方法和智慧等等,而他所说的“教给学生”既包含了对过程方法的强调,更包含了对情感趣味的看重,确实值得我们用心去体会!

  评论这张
 
阅读(2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