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解斋主的博客

安静的土壤里会长生出成熟的果实

 
 
 

日志

 
 

穷极变化,不循轨辙  

2010-04-21 10:14:16|  分类: 教材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韩愈散文的灵变之美

韩愈为文,求新尚奇,讲究变化,读他的散文,总感到有一种冈峦起伏,海浪层涌的神韵。我们先来看他语言运用的错综变化。

大凡物不得其平则鸣:草木之无声,风挠之鸣;水之无声,风荡之鸣。其跃也,或激之;其趋也,或梗之;其沸也,或炙之。金石之无声,或击之鸣;人之于言也亦然。有不得已者而后言,其歌也有思,其哭也有怀。凡出乎口而为声者,其皆有弗平者乎!——《送孟东野序》。

这段文字以“物不得其鸣”做中心意思领起,下面以草木、水、金石之鸣做例证,最后很自然的说到人之鸣,句子或长或短,语气或急或缓,语势或起或伏,极腾挪变化之能事。写水、草木之鸣,作者用了两个结构相同的句子,令人有一种排宕直下的语势,而接下来,作者却出人意表,连用三个短句,构成排比,写水之“跃”、之“趋”、之“沸”,使急速直下的语势发生了新的变化,好似山泉直下,滔滔汩汩,忽又与山石曲折,泠泠作响。再接下来写金石之鸣,承住开头的语势。“人之于言也亦然”一句,则顺势而下,由物及人,最后一句,忽改变语气,变肯定为委婉,沉稳中透出劲健。谢枋得《文章规范》说韩愈此文句法变化,“有顿挫,有升降,有起伏,有抑扬。如层峰迭峦。”细细玩味,可谓深得韩文神理《讳辩》中有一节文字,语言的变化,语势的起伏,最能显韩文之特色。

律曰:“二名不偏讳。”释之者曰:“谓若言‘徵’不称‘在’,言‘在’不称‘徵’是也。”律曰:“不讳嫌名。”释之者曰:“谓若‘禹’与‘雨’、‘丘’与‘蓲’之类是也。”今贺父名晋肃,贺举进士,为犯二名律乎?为犯嫌名律乎?父名晋肃,子不得举进士,若父名仁,子不得为人乎?

    这里,作者先以两句“律曰”铺开,蓄足语势。紧接着连用两问逼进:“今贺父名晋肃,贺举进士,为犯二名律乎?为犯嫌名律乎?”直如波浪迭涌,滚滚而来。“父名晋肃,子不得举进士”一句,语势看似宕开,其实是劲力暗运。“若父名仁,子不得为人乎?”好比巨澜复起,铺天盖地,势不可挡。读来令人击节,令人惊叹!

韩愈散文的灵变特色也体现在其散文的章法结构上。《张中丞传后序》一文很有代表性。

文章一开头先交代写作的缘由:《张巡传》虽“颇详密”,“然尚恨有阕者:不为许远立传,又不载雷万春(当是南霁云)事首尾。”这个开头,看似平常,实有平地波澜的奇功。《张巡传》之“阕”,为何“阕”在不写许远及南霁云?接下来分五段来写。前三段写许远,以对许远的一系列确凿不易的推断来肯定许远,既写了许远,又写了张巡。“守一城捍天下”,“二公之贤,其讲之精矣”!这种围魏存赵,巧于变化,一举多得的匠心,实在令人叹服。紧挨一段写南霁云,与写许远相比,作者这里采取的主要是叙述的方式,这种处理使行文有了变化和波澜;写南霁云与写许远两段文字在形式上并没有什么过渡和衔接,但在意脉上却远接开头“又不载雷万春事首尾”一句,因而似断实连,充分的体现了韩愈为文以气运辞,腾挪变化的特点;从目的用意上看,写南霁云直接证实了“擅强兵坐而观者,相环也”指摘,也在更深刻的层面上为张巡、许远伸张了正义。最后一段写张巡和许远,从内容上看,这一段应放在文章第二、三段述许远之事的后面,这里以补叙的手法出之,同样显示了韩愈为文不拘章法的特色。

    《送董邵南序》是一篇于文意上曲尽变化的妙文。作为赠序,一开始作者就按常规的写法,说董邵南此去“吾知其必有合也”,是一定会有所遇合的;第二节顺势而下,说象董邵南这样的不遇之士,如果是仰慕仁义并勉力实行的人,都会同情和爱惜的,更何况是奉行仁义出乎本性的燕赵之士呢?但紧接着忽然一转,说风俗随教化改变,如今的情况有无变化,很难逆料,隐隐透出董邵南此去“未必有合”的意思。第三节写请托,作者托请董邵南“吊望诸君之墓”,并到集市中看看如今还有没有隐于集市的狭义之士,好请他们于明君在朝之时出来为朝廷尽力。语尽意长。进退去就,区处条理,朋友当不难自抉。吴楚材《古文观止》卷八中说:“始言董生之往必有合,中言恐未必合,终讽诸藩镇之归顺及董生不必往,文仅百余字,而有无限开阖,无限含蓄。”说此文的曲折委婉,变化尽意,确实不失为的论。

韩愈散文风格多样,好奇尚变是一大特色。宋朝的林光朝评韩愈诗,说他“能擒能纵,颠倒崛奇,无施不可。放之则如长江大河,澜翻汹涌,滚滚不穷;收之则藏形匿影,乍出乍没,姿态横生,变化百出,可喜可愕也。”(《读韩柳苏黄集》)其实将这段评语移来评韩愈的文章,也是至为切中的。韩愈散文理论有著名的“气盛言宜”之说,他所说的这个“气”包含的内容十分广泛,其中有作家的才情、才气,也有作家深厚的精神和情感底蕴,看韩愈散文的灵变之美,从气、言的结合点上看,也许更能看到其散文艺术的真谛。


(《中华活页文选》2007.12)
  评论这张
 
阅读(243)| 评论(4)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